位置:中国买卖新闻网 > 电子通讯 > 正文 >

通讯:“中国医生是我的家人”——记在赞比亚的中国医疗工作者

2018年09月14日 23:40来源:未知手机版

跑江湖赶飞思卡尔a8,集地摊工艺品,飞鹰演员表杨昆明非标准艾金陵岂非池中物txt,地盟(上海)贸易有限广州飞和机电有限公司,公司,工作时间,非洲菊,紫

新华社卢萨卡8月18日电通讯:“中国医生是我的家人”——记在赞比亚的中国医疗工作者

新华社记者彭立军

“中国医生是我的家人、我的兄弟!”在中国向赞比亚派遣医疗队40周年纪念活动上,赞比亚影视制作人纳索·玛普兰嘎作为患者代表发言时这样说道。

两年前,玛普兰嘎因患有声带息肉几个月无法说话,来到中赞友好医院求医。第18批中国援赞医疗队耳鼻喉科医生高长辉为他实施了该院第一例支撑喉镜下喉重物切除手术,令他很快康复。“非常感谢中国政府对赞比亚的医疗援助。”玛普兰嘎说。

自1978年开始,中国政府向赞比亚共派出20批医疗队,546名医疗队员。他们不畏艰苦,甘于奉献,在赞比亚诊治病人300多万人次,开展各类手术2万余台,引进、实施新技术和新项目700多项。为改善赞比亚的医疗卫生状况,提高人民健康水平作出了巨大贡献。他们用自己的医术和职业操守在赞比亚谱写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在赞比亚首都卢萨卡,83岁的龚梅灵经营着一家诊所,他曾是第7批和第9批援赞医疗队队员。“我在援赞医疗队工作4年多时间,深感赞比亚医疗条件落后,非常需要我们。于是在医疗队工作结束后,我决定留在赞比亚,开办了这家诊所,继续为赞比亚人民的健康服务。”龚梅灵说。

让龚梅灵记忆深刻的一件事,是在1991年夏天,他作为第7批援赞医疗队副队长在铜带省汤姆逊医院工作。当时卢安夏地区突发霍乱疫情,由于霍乱是一种急性传染病,医院将病人集中安置在学校的教室、走廊和操场上。许多病人发生脱水、中毒、休克,情况危急。当时又正值雨季,病人的呕吐物等混合着雨水肆意流淌。他和同事们不顾个人安危,跪在地上为病人穿刺、输液、紧急抢救,连续奋战十多天。这一幕恰巧被赞比亚时任总统奇卢巴看到,他来到医疗队员身旁,对他们竖起大拇指。“遗憾的是,我的同事陈雅琴医师,由于疲劳过度,肝病复发,牺牲在与霍乱斗争的战场上。”龚梅灵说。

开办诊所21年来,龚梅灵接诊10万多人次,诊治了多种病症,他的医术和医德得到病人的认可和称赞。

64岁的克里斯托弗·塞卡科勒是龚梅灵的病人,“我认识龚大夫已经10年了,他医术高超,药到病除。”

“我的诊所收费灵活,能免就免,能为当地人做点事我非常高兴。我想继续努力,为赞比亚人民和华侨华人的健康,为中赞两国人民的友谊做些力所能及的事。”龚梅灵说。

冯轲红是第10批和第11批援赞医疗队队员,目前她在卢萨卡市中心经营一家中医诊所。疟疾是赞比亚的主要流行疾病,冯轲红利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治疗疟疾,取得显著效果,在患者中广受好评。她的病人中既有普通百姓,也有第一夫人及总统府官员。一些当地病人在她的治疗过程中,慢慢接触和认可中医。

“作为一名中医,不仅仅是运用中医理论治病救人,也要弘扬中医文化,让更多赞比亚人了解中医、信任中医,这也是我的心愿。”冯轲红对记者说。

冯轲红的助理、当地人奈丽说:“这些年,我看到冯大夫用针灸治好很多病人。很多疑难杂症病人会到我们诊所,请冯大夫用中医方法治疗。我自己也在跟冯大夫学习中医,例如艾灸疗法等。”

“我觉得中医在非洲的推广还需要经历漫长的过程,但我愿意做一个中医文化的传播者,继续留在赞比亚。”冯轲红说。

本文地址:http://www.zgmaimai.cn/dianzitongxun/100513.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